[男神CE男票帕] [瑞文盾冬楚路德哈]

【策藏脑洞向】尘疾

咦,脑洞太大补不上了怎么办!救命!我又开始虐了!      

【起】

院子里银杏树的叶子掉的差不多了,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,怎么看都有一股苍凉之感。

也许自己是老了,叶念琛这样想着,细细地擦拭他的重剑。如今他只剩下这把泰阿了,轻剑长生早在那场战乱中折断,而重剑泰阿也伤痕累累。

他开始有点怀念从前的日子,那时候他对未来充满了期望,还没有遇见李少彦,一切也都还未开始。

岁月磨光了他的张扬与肆意,最后只剩下对过去的缅怀与思念。他现在已经能平静地面对李少彦了,纵然他对自己的冷落让他绝望,却也不会因此而怨恨。人总不能一直为别人活着,他曾经也是太傻,才落得如此境地。


【终】

这是李少彦来到昆仑边防军营的第三天。

昆仑还是那一副满目疮痍的样子,贫瘠的土地上寸草不生,昏暗的天空也无端的让人觉得压抑。

李少彦轻轻的擦试着他的长枪,这把枪陪了他十年,还是他与叶念琛初识之时为他打造的。

“念琛……”想起叶念琛,李少彦本紧绷着的脸也不禁流露出一抹温柔的神色来。这次归去,他便向圣上请辞归乡吧,他冷落了念琛五年,也是该好好补偿他了,就带他走遍这大唐河山,去欣赏那些他俩都还未见过的美景好了。

正在擦拭长枪的手却突然一顿,李少彦没由来得干到一阵心慌,他想起了被他留在家里养伤的叶念琛。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觉越来越让他坐立难安,就像血管里沙化的血液,一颗一颗地,堵在他的胸口,上不来,也下不去,压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当他终于决定连夜赶回将军府去时,就见那府中的管家向他急冲冲的跑来。管家来不及行礼,就听到李少彦焦急的问话:“可是府中出了什么事?”管家压下心中的思绪,忙回道:“禀将军,叶少他……”话还没完,管家就感到一阵大力箍住他的手腕,疼的他止不住的痛呼。李少彦似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,放开了捏住管家的手,问到:“念琛他怎么了?!”管家垂了垂眼,这才回答说:“叶少已去,望将军珍重……”

尽管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,可当他听见管家的话时,李少彦还是觉得胸口一阵钝痛袭来,好似有那千斤巨锤朝他狠狠砸下。

他听见自己向管家询问念琛的死因,听见自己冷静地安排念琛的后事,听见自己遣走了管家后在浑浊的夜色里失声痛哭。

“念琛,念琛……”

这个世界很大,他们一朝分别,便是真的永别了。作为他最温柔的报复,自己再也来不及对他说一句“对不起”,以及“我爱你”。

安史之乱后第七年,西湖藏剑山庄弟子叶念琛病逝于长安,这位生前叛出藏剑山庄的弟子终于在死后又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地方。同年,天策府将军李少彦于昆仑大胜,请辞归乡,在藏剑山庄停留一年后周游大唐。最终隐居于万花谷花海,终身未娶。

我知道他,从茫茫人海中,选中了一个,从此,封闭心的阀门,如磐石不转移。


马个脑洞,(⊙v⊙)据体情节还没想好,反正BE妥妥的,先放在这儿吧= ̄ω ̄=


评论(2)
热度(6)

© 并不只是二鲸哟 | Powered by LOFTER